大学课堂里的“泥石流”!老教授魔性解读古诗

来源:新华社,新民周刊最近,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建业火了。有人说,他普通话不标准,是大学课堂里的一股“泥石流”,但网友纷纷表示想听……“你以为陶渊明种豆种得蛮好,实际上草盛豆苗稀,要是我种得这个水平,绝不写诗。”最近,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的一段讲课视频火了。 先来看看网上流行的几个戴教授讲课片段。评讲陶渊明的诗《归园田居》,普通的老师会从诗的韵律、意境评讲。而戴老师的方式是这样的:“种个鬼田”“要是我种得这个水平,我绝不会写诗”。 八卦的戴教授还喜欢挖掘名人隐私:“三个人搞得蓬头垢面,都没有成仙,那才是一代浪漫的人。” 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这首悼念亡妻的古诗,经戴教授的解读后,突然画风一转,“这个XX,没有半个月就跟别人恋爱!” 可以说是真性情了,再来看一张戴老师上课的PPT,是不是很有范儿? 真可谓是“泥石流”一般的教学方式。戴建业:风趣幽默不是追求的,重要的是真诚聊天 目前,戴老师在抖音上的粉丝将近70万,而他发布的内容也大多与古代文学相关。 据华中师范大学官网介绍:

戴建业,1956年生于湖北省麻城市。 1982年1月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,获文学学士学位;1982年3月入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攻读古代文学研究生;1985年1月毕业并获文学硕士学位,同年回母校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。 现为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教授、教研室主任、古代文学学科组组长、学术带头人。 主要研究方向:魏晋南北朝至唐五代文学、六朝诗歌研究、唐代诗歌研究等。
据了解,戴教授在华中师范大学非常受学生欢迎。他的课场场爆满,甚至有些同学为了能坐到位置,提前去蹭前一个老师的课。网上流传的讲课视频,都是七八年之前在大学选修课截取的。由于戴教授自认普通大学课堂里的“泥石流”!老教授魔性解读古诗话不好,他也不想追求什么抑扬顿挫的效果。哪怕是几千人上万人的演讲,他都会选择用聊天的方式去演讲。有网友认为,他的课重现古代诗歌的现场感,不装腔作势,不居高临下,所以受欢迎。 对于自己的走红,戴教授表示没有想到,因为他本以为,尤其是北方的朋友,听不懂自己的普通话。此外,他强调:“网上说我很幽默很机智,但风趣不是我追求的,我就是比较真诚和他们聊天。我们的大学生,能够感受到到底古典诗歌美在什么地方,这是我教学最基本的初衷,也是目的,尽可能重现诗歌的现场感。”曾在博客撰文:本科论文答辩是最难堪的走过场 2012年,戴建业曾在博客上撰文《逗你玩: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》引发关注。在博文中,戴建业痛陈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的“走过场”“搞形式”之弊,呼吁取消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。戴建业称,在所有“走过场”教育中,他感到最难堪的是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。他在很多场合都向学校有关方面谈过自己的意见,他认为大多数专业本科生应取消毕业论文写作,尤其是应取消毕业论文答辩。 他还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,看到如同玩笑式的答辩,学生应付、老师对付,非常痛心。每年5月的“答辩季”,本、硕、博三个层次的毕业答辩都要完成,老师根本无法指导那么多的学生;而忙着四处求职的毕业生们也根本无心完成自己的论文。于是,答辩成了“学生和老师心照不宣地共同作假”。基于此,戴教授建议,这种“你逗我玩,我逗你玩”的毕业论文答辩不如取消。网友:被老师的口头禅洗脑 最后,分享下戴建业教授金句,你们感受下
1、起名字一定要平仄起伏,我爸爸就没给我起好,你看,戴建业,三个去声,听上去急得不得了。2、单纯和愚昧只有一步之遥,天才和蠢材也只有一步之遥。3、那个鬼汪伦走了狗屎运了,李白的一首诗让他流芳千古了,后代人谁都知道唐朝有个农民叫汪伦。4、唐朝每个诗人都自我感觉良好,都很牛。连杜甫那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都“牛”得很,以前我以为他写的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”是夸别人,后来我才知道,他是在夸自己。5、唐朝是个火热的时代,是个经常亮肌肉的年代,每个人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,寒门出宰相,士兵成将军。6、李白是唐朝文人中最自我感觉良好的,他好到什么程度?他认为自己身上有仙气,所以他不屑和俗人打交道,所有人他都看不上眼,他只视贺知章为知己,因为贺知章称呼他为“谪仙人”。他一辈子只正经工作了一年半,其余的60年都在游手好闲。7、李白他总是在名楼、设名宴、请名人,不晓得是哪里来的钱,有人研究他的经济来源,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。8、我尽量把普通话讲好,我是湖北麻城人,我讲的是麻城普通话,今天下午我会让大家听听麻城普通话有哪些特点。9、今天我还是站着给大家讲吧,我是华师的教书匠,我们那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没有座位,我今年59岁,教了30周年书,已经站了三十年,所以坐着不会讲话。10、曾经我想调到北京去,学校就是不放人,后来我想明白了,学校可能那个时候就发现了我是个人才。
这样的老师,你怎么看?